• 2011-05-05

    我决定写诗 - [世说新语]

    在被傷痛欺騙的1365天中

    我錯誤的估算了自己的壽命

    我準備了九華山的陵墓

    我預買了空井倉娃娃做陪葬

    我為自己寫了無字碑

    但我錯了

    我忘了上帝的道歉先我而來

    我忘了死亡哲理的謬論

    紅花綠樹

    碧海天藍

    都是什麽呀

    我的世界沒有了四季的交換

    算了吧

    無聊的器官消遣不了漫無邊際的對罵

    無名的心火燃燒不了更為強大的炒作

    這個世界亂了

    而我卻沒能腐爛掉

    等那幫傢伙開始和諧自己的時候

    我的詩歌已經寫完了

    讚美你

    我的詩

  • 2010-11-02

    我也感悟 - [流水生活]

    1 2006年的时候,我被一个北京来的CD召见,一番交谈后送我2个字:草根。2010年,草根之路依旧在行走中。

    2 我们形容一个城市是文化沙漠,好像总可以脱掉自己的原因,把抱怨一股脑留给这个世界,殊不知谁不是这茫茫沙漠中的一粒沙哪?

    3 我决定这个月重新写博客,哪怕无病呻吟。

    4 工作经验和年龄,在你到一个新环境时候,就变得很敏感,往往这个阶段会延续很长时间,也会影响很久。

    5 星期五是LAST DAY,星期一是FIRST DAY,生命的恍惚,瞬间即逝,一个转变看似凝重,轻若鸿毛。

    6 我决定穿上美丽的花边衣裳,来到大街上,给人加看个吉祥。

  • 做了一个测试,结果惊人。不是我要休息,是正处于一个休息与不休息的交战期。

    1 大脑控制人,谁控制大脑,我们学生理是大脑给各个部分下达指令,但是大脑哪里来的?

    2 如果是“我”给大脑的指令,那么“我”是谁?

    3 大脑的指令有时候是会传递错误的,或者说有延误,所以我们往往想象后悔某些事的时候,它还是会发生。

    4 大脑可以锻炼,可以培养

    5 想起朋友的qq签名:自从得了精神病,精神越来越好了!

    6 脑死亡的争论,原来,关于死亡都不能统一标准。

  • 2010-07-17

    新飞机 - [广而告知]

  • 狂笑三声~~~

  • 2008-05-16

    意料之外 - [流水生活]

    一个陌生的手机,一段遥远的记忆,一个模糊的朋友。
    意外,却反应的出乎意料的快,也许有些记忆永远不曾忘记。
    从来不重要,却从来不会忘记。这也许就是可贵之处。

    obgnid

  • 2008-01-28

    妈妈走好 - [世说新语]

    昨天,“一代名媛(媒体的说法)”章含之走了。去看了一下洪晃的博客,27日凌晨她写到:
    今天早上八点二十五分, 我妈妈过世了。她走的时候很安详、很坦然,有无数的牵挂,但没有半点怨悔。我想让大家记住她的笑容,她对爱情的忠贞,她的善良和大气。记住她灿烂的一生。
    妈妈,走好,我们还是在一起。

    不得不想起杨绛和钱钟书,死亡对他们不是解脱,也不是超越,而是走好。
    建议去看看杨绛的新书《走到人生边上》,一个老太太对着你娓娓道来,有鬼神,有欢乐,有伤怀,更有死亡。

  • 2008-01-28

    2008已死 - [世说新语]

    写这个题目就是想哗众取宠,学习尼采的“上帝已死”。其实刚一开始想说,2008年已经过去了,但是觉得没有分量,就换了现在这个题目。

    以往过了元旦,写日期很容易就写成上一年的,比如刚过2007年的话,1月份写文字不知不觉中就会写出20061月的字样,这是时间留给人们的惯性。但今年不一样,2008张口就来,提笔就写,丝毫没有忧虑,这是人们留给时间的惯性。

    因为2008被中国人说了好几年,都就习惯了。从申奥成功,2008就进入中国人的眼帘,从新闻到服饰、电影等没有离开过,人们主动接受和被动接受都已经养成习惯。

    这种惯性,当2008年真的来临时,我反而感觉现在是2009年了,关于2008年的欢呼和感慨早已经发完了,仿佛是遥远的过去式。天,时间的流逝可怕,可人类对于时间的妥协与敷衍跟可怕。

  • 2007-11-22

    东东枪 - [流水生活]

    在一个垂而不死的大公司干了五年终于熬成元老的一个老同事,却突然一声不响闪电辞职了,人家从来周末都懒得出门窝在家里看卡通书,现在却一眨眼已经奔到云南了。另一个谈了好几年恋爱只达到牵牵手境界的发小,发展新恋情瞬间订了婚,随后好似坐上结婚直通车,订婚登记拍婚纱订酒店联系婚庆,一应程序不到三个月全线竣工,直晃得我这个伴娘都看得眼晕。公司里电脑组撤了,从客户部到创意部,很多人突然消失,又有一些人趁乱混进来,我越来越像个后知后觉的人,缓慢的存活在这个乱七八糟的环境里,每天跟客户争吵,跟领导争取,跟钱争口气,不太愿意打听,慢慢的接受着周围的变化,分分秒秒都在想着下一个时刻就离开,却仍然慢慢的、慢慢的接受着。
    突然觉得以前那些年变化了那么多工作,其实是真的拿工作当成玩,不怎么当真,所以也不珍惜什么。月薪2500的秘书我干了一个月出头,月薪300块的业务员我也干了20天,钱多钱少还真没起到什么关键作用,稳定不稳定舒服不舒服对我也没什么参考价值,就是全凭感觉,觉得不想干了立马就走了绝对不带后悔的,当时可能会迅速发觉自己决定的不明智,但等到过去年半载了就越来越觉得自己决断的英明性。现在反倒有点缩手缩脚了,越来越拿工作当回事了,考虑问题和决定问题的速度都缓慢了,步调也慢了。
    不知道这算是我成熟了的一种表征,还只是我懒了。
    其实我挺讨厌自己这样子。

  • 2007-07-10

    中国式结婚 - [他山之石]

    结婚前> 往↓看: 

    他:太好了!期盼的日子终於来临了!都等不及了! 
    她:可以反悔吗?  
    他:不,你甚至想都别想! 
    她:你爱我吗?  
    他:当然! 
    她:你会背叛我吗?  
    他:不会,你怎麼会有这种想法!  
    她:你可以吻我一下吗?  
    他:当然,决不可能只有一下! 
    她:你有可能打我吗?  
    他:永远不可能! 
    她: 能相信你吗  

    <结婚後> 从下往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