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05

    我决定写诗 - [世说新语]

    在被傷痛欺騙的1365天中

    我錯誤的估算了自己的壽命

    我準備了九華山的陵墓

    我預買了空井倉娃娃做陪葬

    我為自己寫了無字碑

    但我錯了

    我忘了上帝的道歉先我而來

    我忘了死亡哲理的謬論

    紅花綠樹

    碧海天藍

    都是什麽呀

    我的世界沒有了四季的交換

    算了吧

    無聊的器官消遣不了漫無邊際的對罵

    無名的心火燃燒不了更為強大的炒作

    這個世界亂了

    而我卻沒能腐爛掉

    等那幫傢伙開始和諧自己的時候

    我的詩歌已經寫完了

    讚美你

    我的詩

  • 做了一个测试,结果惊人。不是我要休息,是正处于一个休息与不休息的交战期。

    1 大脑控制人,谁控制大脑,我们学生理是大脑给各个部分下达指令,但是大脑哪里来的?

    2 如果是“我”给大脑的指令,那么“我”是谁?

    3 大脑的指令有时候是会传递错误的,或者说有延误,所以我们往往想象后悔某些事的时候,它还是会发生。

    4 大脑可以锻炼,可以培养

    5 想起朋友的qq签名:自从得了精神病,精神越来越好了!

    6 脑死亡的争论,原来,关于死亡都不能统一标准。

  • 2008-01-28

    妈妈走好 - [世说新语]

    昨天,“一代名媛(媒体的说法)”章含之走了。去看了一下洪晃的博客,27日凌晨她写到:
    今天早上八点二十五分, 我妈妈过世了。她走的时候很安详、很坦然,有无数的牵挂,但没有半点怨悔。我想让大家记住她的笑容,她对爱情的忠贞,她的善良和大气。记住她灿烂的一生。
    妈妈,走好,我们还是在一起。

    不得不想起杨绛和钱钟书,死亡对他们不是解脱,也不是超越,而是走好。
    建议去看看杨绛的新书《走到人生边上》,一个老太太对着你娓娓道来,有鬼神,有欢乐,有伤怀,更有死亡。

  • 2008-01-28

    2008已死 - [世说新语]

    写这个题目就是想哗众取宠,学习尼采的“上帝已死”。其实刚一开始想说,2008年已经过去了,但是觉得没有分量,就换了现在这个题目。

    以往过了元旦,写日期很容易就写成上一年的,比如刚过2007年的话,1月份写文字不知不觉中就会写出20061月的字样,这是时间留给人们的惯性。但今年不一样,2008张口就来,提笔就写,丝毫没有忧虑,这是人们留给时间的惯性。

    因为2008被中国人说了好几年,都就习惯了。从申奥成功,2008就进入中国人的眼帘,从新闻到服饰、电影等没有离开过,人们主动接受和被动接受都已经养成习惯。

    这种惯性,当2008年真的来临时,我反而感觉现在是2009年了,关于2008年的欢呼和感慨早已经发完了,仿佛是遥远的过去式。天,时间的流逝可怕,可人类对于时间的妥协与敷衍跟可怕。

  • 2007-07-06

    小七夜游 - [世说新语]

    小七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一儿曰:“我以捡十元钱币,我得七,他得三也。”
    一儿以捡十元钱币,己得七,而另一小儿得三也。
    一儿曰:“钱之我捡,此不为多劳者多的乎?”
    一儿曰:辛辛苦苦,此不你我之劳乎?我当其冲!
    小七不能决也。
    两小儿笑曰:熟为汝多知乎?
    小七怒:“钱在哪里?不义之财怎可分而置之!”
    两小儿面相觑,同曰:“计划之中,未曾捡到!”
    小七更努:“未曾捡到便其争执,贻笑大方亦。”
    一儿曰:“茫茫大海,佳机稍纵即逝,怎能不存希望之想?”
    一儿曰:“生存之道,良缘白马过隙,怎可不执奋斗之心?”
    小七笑曰:“固然有希望,计划在如何捡到,而不应强词于急不可耐分赃也!”
    两小而曰:“愿闻其详。”
    小七曰:“钱者,我之爱也。恨不能天下之财,莫非我金,但君子取之有道,贵在知足常乐。若长存捡钱之心何成大器?”
    “哈!”一女子冷冷大笑。小七甚为气愤,强忍鞠躬道:“小人之见,见笑了!”
    “非也,我笑世人看不穿,当今世界,商运步步,捡钱之道未必可笑,只怕井中之人不知进取,每每拿君子之道解脱。”
    小七默然。

     

  • 空空如也,一晃好几个月,没有人来过。或者来了不曾留下什么。自己的地盘尽然也像一个过客,看看,就潜水。

    我唱着歌,打自己的门前经过
    岁月,已经认不出我。

    门前的花柳,屋外的白鹅,
    记忆着,却不是我。

    有一个,自己的传说
    有一天,他会到来
    门前花会开
    门后有人在

    但传说依然在
    人却不曾来

    我唱歌给谁听?
    那无痕的岁月?

    我唱着歌,打自己的门前经过
    岁月,已经认不出我。

  • 至少我们可以先歌唱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陶渊明《挽歌》

     

    小时候都会经历畏惧死亡的阶段,这在心理学上叫死亡恐怖期。

    我是这样度过的:好像不是很久,那一段时间躺在床上不敢闭眼,一闭眼就看见一幅完整的骷髅躺在我的床上,四周漆黑。然后很恐怖,感觉自己就要死去。于是看见熟人就说:我不想死。同学回答:谁也不想死!但是很快,人活着的动力压力随着年龄一起增长,死亡就变成了一种想起来无可奈何,忘记了也无所事事的东西。

    毛润之潇洒的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但很多人不能像他那样闹革命,动不动就要成立一个新政府,心胸自然大了很多。对于一般人而言,都明白人固有一死,并且都知道:多想无意,不如更好的生活。

    其实我这种想法是自己茫茫碌碌却无进展的一种表现。因为我的看法即没有达到指点江山,也没有有所求,相反有点得过且过的感觉。

    真正体现平常人,或者正常人对死的理解的应该是陶渊明。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焦晓。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这是诗人逝世前四个月所写的。就像一个伟大的先知告诉自己的家人,我就要死了。别无所求,因为我已经“托体同山阿”。这是何等的气量和风度呀。人死不过一坟土,活着人或者悲伤。或者铭记,活着瞻仰,但对死者来说,不过是“何所道”。死去以后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我们往往评价死是用活着人的心态揣摩死者的心灵。或者害怕,或者舍生取义,或者做个烈士,或者被万人唾骂,或者留取丹心,我们看见好多多死者的缅怀和纪念,或许活着的人有所寄托,但对于已经死去的人有什么意义哪?

    像陶渊明这样对死亡看的即轻又即重的理解我们真该好好反思。轻之在,死去何所道,如同吃饭一样的平常,重之意,在乎托体山阿,死者的精神和巍巍青山一起连绵不绝。

    幸好我们有歌可以唱,在我们死去之前就唱。经常死之前的歌唱完了会精神百倍,勇往直前,死之后唱得确实悲伤交集,但我们不需要,那是上甘岭和拯救大兵瑞恩的样板,我们要生前唱死后的歌,像陶渊明一样。

    淡泊不冷漠,潇洒不逃脱,畏惧不懦弱,快乐不盲目,这就够了,死去何所道那!

  • 2005-04-27

    我们还有鱼 - [世说新语]

    200451日清早,我走到早市,一口气买了7条金鱼。

    最普通的,最便宜的,最老实的一群鱼。

    喜欢7这个数字,所以买了7条,尽管卖鱼的一再推荐买8条。

     

    回家放进鱼缸,7条鱼快乐的游来游去。

    5月底,7条鱼分2次死去。没有一点声音,安静的死去。

    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鱼多,鱼缸小,很懊悔一次买这么多,我成了7条鱼的杀手。

    但我现在感觉不是这个原因,因为现在的2条过的很好。

     

    现在2条鱼,是那7条死之后过几天买的,同一个地方买的。

    然后2条鱼陪我过了一年。

    也许他们不知道我的存在,每天在水里吐泡泡,每天两个追来追去,谁还会看看我。

    有时候半夜了,我走过去看他们,他们没有睡觉,正在打闹,大的一次又一次很无赖的游到小鱼的下面,去挤它,小鱼就反击,转身游到大鱼的的下面,然后两条鱼就在鱼缸里面转圈,我站着看一会儿,坐着看一会儿,很羡慕。有时候躺下来,仰身一看正好看见他们白白的肚皮。

     

    有一次,换水,水管里面其实是温水,昨晚忘了关热水器阀门,然后把他们放进去,我习惯的把手指房进水里才知道是热水,马上把金鱼拿出来,马上换掉热水,马上心惊肉跳的盛上凉水,马上把他们放回去,马上才感觉到自己心惊肉跳……

    金鱼一直游得很好,殊不知刚刚经历一场热水风暴。

     

    国庆节,七天没有看见他们,他们活得好好的……

    过年,6天吧,也没看见他们,他们活的好好的……

     

    3月份,搬家。东西都搬了过去,就剩下一些小东西,包括两条金鱼和一个鱼缸。我在计算着怎么搬他们。

    这天下雨,天很黑,也很郁闷,我把他们装进一个塑料袋,然后再一起放入那个鱼缸,这样不会挤伤他们,还能防止他们跳出来,叫了一个出租车,在雨中搬鱼,朝着新的方向奔去。

     

    鱼在我的脚下,我用手扶着,他们在里面一动不动,偶尔随着车晃动,我想也不是自愿的。司机问我是什么,我说,两条鱼。

     

    雨水打在窗口玻璃上,顺流而下,像刷子刷过人的脸。车上的收音机里传来点歌台的声音,因为阴天,声音忽小忽大,我在看着雨,觉得这样在雨中行走也不错。

     

    但时间和空间都不能听我的,车到了,我抱着鱼到了一个新的家

     

    4月初的一天早上,一天鱼死了。

    一开始,它还在呼吸,只是身体浮起来,不能动。我把它单独放到一个小盆里,孤单的看着他……

     

    一天过去了,它能呼吸,但不是活的……

    一天又过去了,它还能呼吸,但还不能活……

    第三天,我以为它还能呼吸,动了动,已经死了,变得很僵硬。

     

    ……

    ……

    另外一条,再也不动了,没有死,卧在鱼缸底部,一动不动。

    ……

    ……

     

    我以为冬天是最美丽的季节
    冷冷的溪边有你还有鱼在水里
    一对对很自在
    一对对很相爱
    让人想到未来
    是不是你也和我一起在寻找
    那种鱼只有幸福的人看得到
    谁用爱去拥抱
    它就在周围游
    陪你一直到老
    我知道这些日子你要承担多少哀伤
    才可以面对破碎的梦想
    我相信那么多的关心
    总会带来希望
    别忘了我们这里还鱼
    在这里没有风浪
    不会摇晃不再心慌
    当黑夜过去
    总会有阳光
    我为你找个池塘
    盖间平房忘掉哀伤
    给自己一个有鱼的地方

     

  • 2004-04-08

    猫眼看人 - [世说新语]

    齐秦有首歌,叫“猫眼看人”,齐豫好像也有首歌,或者是许茹云,叫“猫和钢琴”,猫也成了雅致的东西。

    其实,说起猫,就会想到狗,很多人评价,表扬狗是忠诚的,嘲笑猫是势利的。狗是勇敢的,猫是懒惰的。鲁迅先生都骂猫的势利,墙头草。可形容狗,也会说,狗奴才,狗腿子,对于猫倒没有多少。

    提到猫还是感觉高级一点点,日本动画有个著名猫眼三姐妹,好莱坞蝙蝠侠有个猫女情人,都是性感尤物,养眼得很。倒是狗,总是找不到好的东西。

    以前,我也是喜欢狗的,讨厌猫的。但今晚听齐秦的歌,看到这个名字就有点怪怪的想法:也许猫眼就是不一样。

    他们坚持自己的懒惰,坚持自己的贪婪,但同样算是坚持自己。他们依偎在主人怀中是一个样,被人离弃也一个样。狗完全是被驯化产物。

    因为他们的坚持,所以才会有猫眼看人,猫和钢琴的故事。

    (其实,我还是喜欢狗,不是宠物狗的那种,写完以后更喜欢,这算不算一种。。。?)

  • 2004-04-08

    夹竹桃 - [世说新语]

    其实那晚没有看见夹竹桃,但却想到它。
    晚上回家等公车,路灯也坏了,黑漆漆的,因为是末班车,就我一人,看看时间,预感到车还要等一会儿,就走到草丛坐下来,伸手不经意掐下一片叶子。
    那是剑麻的叶子,其实是很大的,我仅仅拿到一点。有点硬,还有点刺手。但它的花很漂亮,虽然现在还没开放,但往年开过的干干的花柄还在固执的迎风招展,预示着自己曾经有过的辉煌。

    我突然想起夹竹桃来。

    那年我起自行车还不能做到车座上,要在前面大梁上来回扭动,因为个子小,脚不够长。就着这样,我把夹竹桃从舅舅家托到我家,走了足足20里地。
    夹竹桃,顾名思义,叶子很像竹叶,但比竹叶要后要硬,花朵很像桃花,夏天开起来,很是风景。至于“夹”字,我一直在想,是指它生活在夹缝中?

    这个问题一直伴随着我,从看见它,到今晚想其它。
    它开的是白色的花,很纯洁,离家七、八年,不知道它怎样了。花开的多不多,可有人为它水?给它冲洗叶子?要知道,它的叶子很容易弄脏的!

    在这个夹缝中,一晃间竟然10多年已经过去了。
    刚才不知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想到夹竹桃,想想好笑,我呵呵的笑出声来。我还记得,当年它被我用自行车带回家时,在后面也是左右摇摆,晃来晃去,一路上好多人笑着看我,我猜想后面的夹竹桃一定也感觉到脸红了,因为我是不好意思了。

    车来了,夹竹桃不想了,要上路了,我要上路,夹夹的。
    不管别人笑不笑,我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