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06

    小七夜游 - [世说新语]

    小七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一儿曰:“我以捡十元钱币,我得七,他得三也。”
    一儿以捡十元钱币,己得七,而另一小儿得三也。
    一儿曰:“钱之我捡,此不为多劳者多的乎?”
    一儿曰:辛辛苦苦,此不你我之劳乎?我当其冲!
    小七不能决也。
    两小儿笑曰:熟为汝多知乎?
    小七怒:“钱在哪里?不义之财怎可分而置之!”
    两小儿面相觑,同曰:“计划之中,未曾捡到!”
    小七更努:“未曾捡到便其争执,贻笑大方亦。”
    一儿曰:“茫茫大海,佳机稍纵即逝,怎能不存希望之想?”
    一儿曰:“生存之道,良缘白马过隙,怎可不执奋斗之心?”
    小七笑曰:“固然有希望,计划在如何捡到,而不应强词于急不可耐分赃也!”
    两小而曰:“愿闻其详。”
    小七曰:“钱者,我之爱也。恨不能天下之财,莫非我金,但君子取之有道,贵在知足常乐。若长存捡钱之心何成大器?”
    “哈!”一女子冷冷大笑。小七甚为气愤,强忍鞠躬道:“小人之见,见笑了!”
    “非也,我笑世人看不穿,当今世界,商运步步,捡钱之道未必可笑,只怕井中之人不知进取,每每拿君子之道解脱。”
    小七默然。

     

  • 2006-12-31

    天天加班 - [流水生活]

          老板上午刚刚公布了下年度的公司新规章,以后加班超过9点加班费一律均价,不鼓励任何形式加班,自1月1日起执行,我就立马接到排山倒海的工作单,想不加班到下半夜都不行,这算不算公然挑衅公司制度呢,哈
          趁着早上不忙的空,偷闲研究了下基金,对于理财,我一贯的表现只能算是保守派,觉得钱还是老实存在银行踏实,不过最近有所自我反省,开始考虑我的投资组合问题,昨天给老妈补了一下仓,暂时不会往股市注入新资金了,近期计划利用手头的闲置资金做一点小小的投资尝试,顺便学点新知识。
         算算时间,还有20分钟就可以赚到新制度执行前的最后一笔60元加班费。加班不算痛苦,比加班更痛苦的是——天天加班!

  • 很难说你对我意味着什么,
    一个成长的纪念,一场幸福的幻觉,甚至一点虚荣?
    你说要问个问题,一直想问没问的,很真诚的,
    我说不知道。
    你还没问呢,我就知道答案了,当然也猜到问题。
    你不知道我鞋子的尺码,爱吃的水果,喜欢的配饰,
    却知道这些年来几乎每个阶段,我的改变,
    还有我的第一个网名,
    我也是。
    你曾经跟我讨教怎样入行,
    白天黑夜的,说不完的天马行空,聊不尽的抱负,
    你想的飞机稿,写的文案,总拿来让我说意见,
    然后,我们舌战,最后,你改。
    你还要过我写的杂志稿,
    并且,一直都没有忘记,
    我做的第一个客户,和写的第一条广告语。
    然后你工作了,开公司了,开始走城了,
    赚了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那么多的钱,
    然后我跳槽了,转行了,又重返圈子了,
    一晃许多年,我们都还在。
    你还是发稿子给我看,
    说我是你的前辈,
    呵呵,这个词忽然好遥远。
    如果不是认识我,你或许本不会走文字这条路,也未可知。
    我却读着你的文字,从不屑,到偶尔留心,到惊艳,讶异着一些改变。
    其实从未萍水相逢,
    却在文字和想象里虚拟了时空,
    不过是阴差阳错共度了几个生日,几个情人节,
    却都错会了,好像一起过了很多年,
    你也曾年少轻狂,丢下女友深夜冒雨跑到网吧,就为说句情人节快乐,
    我却从未认真考虑过,现实里的可能,
    或者说,不能假设。
    我还没有前卫到只为求证一个可能就奋不顾身,
    也没保守到连梦想照进现实的勇气都没有。
    你说理想不过是一个用嘴巴放出的屁。
    如果是个梦,不要醒来的时候最美。

  •       你有没有细数过,还剩下几个老朋友。

          先从时间上过滤一遍,少则三载算试用期,多则五载算作考验期,同窗三载点滴积蓄的交情,或许只消三个月的各奔东西便几乎消失殆尽。工作以后跳槽频繁,认识的朋友更是五花八门,我们或许曾有促膝夜谈不醉不归的机缘,却未必终有纵使天涯殊途同归的情分。

          还在靠群发短信勉强维系的绝对不在考虑范畴,尚有礼节性问候却已全无共同语言的也可忽略不计,偶尔还能沟通一下看法,却连对方近况都不曾过问的也只能被判出局。

          如此一路数来,便不由冷汗涔涔,方知人生才过了一小半,却似乎朋友已丢了一大半。

          在你忧伤时快乐时彷徨时迷惑时,你还有几个老朋友可以述说?又或者,有几个肯推心置腹说与你听?不必苦心维系,不需冠冕粉饰,不屑酒肉亵渎,能够相望于江湖,却不相忘。

  • 2006-11-14

    空白的美好 - [流水生活]

    可以什么都不说吗?
    就这样坐着。
    可以什么都不做吗?
    就这么懒着。
    像一棵植株,
    餐风露宿,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欣喜于偶尔一小段短暂的空白,
    在摇摆的公车上发呆,
    在暮色初临的街头游荡,
    在某个夜醒来,
    慢慢看着天边的一点鱼肚白,放大蔓延,
    一切不期而遇,又随遇而安,

    逗号从来不如省略号来的顺手,
    有些想法只有留在想象中才够美好,
    眼里空了,心里满了。


    加一首歌的链接,恰恰合了此刻心情,李慧珍《在等待》
    www.bbs.hn8868.com/UploadFile/2005-7/2005750153834879.mp3

  • 2006-11-08

    大扫除 - [流水生活]

    停博三个月余,再次登入居然有几分窃喜。这里像一栋陈年的老宅子,多有时日无人打扫,人气渐衰,许多摆设蒙尘而显陈旧了,却得以恢复沉静自然的本来风貌,不必在意每日固定登临的访客,只安静期待因某种机缘歪打误撞进来的同道人即可。安适恬淡,素面朝天,何其美好。

  • 空空如也,一晃好几个月,没有人来过。或者来了不曾留下什么。自己的地盘尽然也像一个过客,看看,就潜水。

    我唱着歌,打自己的门前经过
    岁月,已经认不出我。

    门前的花柳,屋外的白鹅,
    记忆着,却不是我。

    有一个,自己的传说
    有一天,他会到来
    门前花会开
    门后有人在

    但传说依然在
    人却不曾来

    我唱歌给谁听?
    那无痕的岁月?

    我唱着歌,打自己的门前经过
    岁月,已经认不出我。

  • 2006-07-06

    异想 - [流水生活]

    独自等车。

    夏日雨后的风,夹杂草叶湿润温暖的香,淡淡袭来。

    站台空旷。

    路两旁高大的杨树沉默挺立,迎风开屏。

    城市的街道盘错扭曲,象巨大的树根。

    我突然有种奇怪的错觉。

    这世界,这城市,这人群,

    会不会只是上帝的一场戏法。

    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庞大阵容不过是浩淼集合中的小小分子,

    地球是“银河片区”的试点城市,

    上帝是片区经理,

    为了某场能给他带来升迁机会的比赛,

    他动了番心思捏造我们,

    帮他改造地球城建设。

    那如果比赛结束了呢?

    只是假设,所以没有如果。

  • 至少我们可以先歌唱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陶渊明《挽歌》

     

    小时候都会经历畏惧死亡的阶段,这在心理学上叫死亡恐怖期。

    我是这样度过的:好像不是很久,那一段时间躺在床上不敢闭眼,一闭眼就看见一幅完整的骷髅躺在我的床上,四周漆黑。然后很恐怖,感觉自己就要死去。于是看见熟人就说:我不想死。同学回答:谁也不想死!但是很快,人活着的动力压力随着年龄一起增长,死亡就变成了一种想起来无可奈何,忘记了也无所事事的东西。

    毛润之潇洒的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但很多人不能像他那样闹革命,动不动就要成立一个新政府,心胸自然大了很多。对于一般人而言,都明白人固有一死,并且都知道:多想无意,不如更好的生活。

    其实我这种想法是自己茫茫碌碌却无进展的一种表现。因为我的看法即没有达到指点江山,也没有有所求,相反有点得过且过的感觉。

    真正体现平常人,或者正常人对死的理解的应该是陶渊明。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焦晓。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这是诗人逝世前四个月所写的。就像一个伟大的先知告诉自己的家人,我就要死了。别无所求,因为我已经“托体同山阿”。这是何等的气量和风度呀。人死不过一坟土,活着人或者悲伤。或者铭记,活着瞻仰,但对死者来说,不过是“何所道”。死去以后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我们往往评价死是用活着人的心态揣摩死者的心灵。或者害怕,或者舍生取义,或者做个烈士,或者被万人唾骂,或者留取丹心,我们看见好多多死者的缅怀和纪念,或许活着的人有所寄托,但对于已经死去的人有什么意义哪?

    像陶渊明这样对死亡看的即轻又即重的理解我们真该好好反思。轻之在,死去何所道,如同吃饭一样的平常,重之意,在乎托体山阿,死者的精神和巍巍青山一起连绵不绝。

    幸好我们有歌可以唱,在我们死去之前就唱。经常死之前的歌唱完了会精神百倍,勇往直前,死之后唱得确实悲伤交集,但我们不需要,那是上甘岭和拯救大兵瑞恩的样板,我们要生前唱死后的歌,像陶渊明一样。

    淡泊不冷漠,潇洒不逃脱,畏惧不懦弱,快乐不盲目,这就够了,死去何所道那!

  •      小洛归来!
         停博月余不曾更新,其间不断有朋友问询、敦促甚至批评,搞得我很有压力,更加无处落笔。其实文字倒是写了一些,但涉及往事居多,不是改来改去最后不了了之,就是人言可畏不能畅言。
         这段日子又有一些新的改变,告别德州回归青岛,熟悉新的环境、新的同事,杀回以前的朋友圈,日子归零到朝九晚六的单纯状态,双休日重新在生命里复活,换了新手机,开始玩梦幻西游……
         这是我热衷的生活状态,改变即存在。无论多么不起眼的变化,都比死气沉沉的一成不变,更能让我感知到内心的安宁和满足。
    msn名字也一改再改,先叫“青岛朝九晚五”,随即发现有德州姐妹改叫“德州上五下四”,又叫“用足量的棉花糖杀死时间”,不日,发现又下改名“在会议室杀死时间”,汗!双休日本打算叫“偷得浮生两日闲”,想想,算了罢!
         重新开博,要感谢Disay,我的强迫症密友,她一直对我的青春故事抱着莫大的好奇心,极其敬业的多次劝我继续。你自己说了昂,你是出版社,我是作家,要给稿费的哦!终于把我拉进梦幻西游了,很有成就感吧!哈哈。。
         再谢谢夜先生,从你身上,我知道,原来什么样的不堪都可以张扬的那么肆无忌惮,“人没走茶就凉了”这样的话,让我来写是需要勇气的。知无不言绝对是美德,你就美吧!
         好吧,再谢谢CCTV、MTV给我这个表现机会,谢谢爹地妈咪和小七!
          周末愉快,浪里格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