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30

    至少我们可以先歌唱 - [世说新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800longs-logs/2726747.html

    至少我们可以先歌唱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陶渊明《挽歌》

     

    小时候都会经历畏惧死亡的阶段,这在心理学上叫死亡恐怖期。

    我是这样度过的:好像不是很久,那一段时间躺在床上不敢闭眼,一闭眼就看见一幅完整的骷髅躺在我的床上,四周漆黑。然后很恐怖,感觉自己就要死去。于是看见熟人就说:我不想死。同学回答:谁也不想死!但是很快,人活着的动力压力随着年龄一起增长,死亡就变成了一种想起来无可奈何,忘记了也无所事事的东西。

    毛润之潇洒的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但很多人不能像他那样闹革命,动不动就要成立一个新政府,心胸自然大了很多。对于一般人而言,都明白人固有一死,并且都知道:多想无意,不如更好的生活。

    其实我这种想法是自己茫茫碌碌却无进展的一种表现。因为我的看法即没有达到指点江山,也没有有所求,相反有点得过且过的感觉。

    真正体现平常人,或者正常人对死的理解的应该是陶渊明。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焦晓。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这是诗人逝世前四个月所写的。就像一个伟大的先知告诉自己的家人,我就要死了。别无所求,因为我已经“托体同山阿”。这是何等的气量和风度呀。人死不过一坟土,活着人或者悲伤。或者铭记,活着瞻仰,但对死者来说,不过是“何所道”。死去以后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我们往往评价死是用活着人的心态揣摩死者的心灵。或者害怕,或者舍生取义,或者做个烈士,或者被万人唾骂,或者留取丹心,我们看见好多多死者的缅怀和纪念,或许活着的人有所寄托,但对于已经死去的人有什么意义哪?

    像陶渊明这样对死亡看的即轻又即重的理解我们真该好好反思。轻之在,死去何所道,如同吃饭一样的平常,重之意,在乎托体山阿,死者的精神和巍巍青山一起连绵不绝。

    幸好我们有歌可以唱,在我们死去之前就唱。经常死之前的歌唱完了会精神百倍,勇往直前,死之后唱得确实悲伤交集,但我们不需要,那是上甘岭和拯救大兵瑞恩的样板,我们要生前唱死后的歌,像陶渊明一样。

    淡泊不冷漠,潇洒不逃脱,畏惧不懦弱,快乐不盲目,这就够了,死去何所道那!

    分享到: